深圳现场:城中村还可以这样


城里城外 城墙以内

热情款待 中门大开

五湖四海 四海之内

人山人海 忧哉悠哉

——Masta Mic(香港) 《城中人》



2018年115日,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发布《 深圳市城中村 (旧村) 总体规划 (20182025) 》征求意见稿,该文规划意见稿强调,为了保留城市发展弹性,将划定综合整治分区,在特定时间内保留一定比例的城中村,范围内土地不得纳入拆除重建类城市更新单元计划等。

11月初的深圳,尚暖。
这纸有关城中村的文件,掀起了深圳初秋的风,深圳人的旧话题——“城中村,拆还是治重新回到风口浪尖,引起公众的注意。
城中村是深圳特有的现象之一。在过去三十年里,深圳作为经济特区,发展飞速。在机遇与奋斗交错的时光里,层层高楼拔地而起,铸就了现代深圳,也凸显了摩登大厦之间密密麻麻的握手楼。
在城市高速发展的同时,城市的细节与温度也变得非常重要。城中村文化作为非主流城市文化,也正在经历它的阵痛。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里的生活气息赋予了它不同寻常的艺术磁场。
早在2010建筑师孟岩、策展人杨勇和周红玫等便在当年的主上海世博会主题展最佳实践区展开了对大芬村的研究,前瞻性地进行了核心策展以及在地深入研究,以使得参观者开始思考深圳城中村另类改变的不同意义。

2010年上海世博会展现了中国油画第一村大芬村的巨大转变,让参观者开始思考深圳城中村艺术介入的现实意义。


2015杨勇创办上启艺术,致力于通过艺术介入对区域进行艺术复兴。2015年到2018,在深圳的龙岗、南头、盐田分别开展了三个不同形式的艺术介入城中村的项目,探讨并实践在艺术的多元视角下,城市化进程与深圳在地文化、个体经验与城市空间、文化差异与深圳时代文化起点等命题在新时代背景下的可能性。





 01

共享之屋

西埔新居|城市的过去与未来


西埔新居是由迁徙至此的李氏宗族祖辈于1928年建立,其客家围屋承载着深圳的近代史,蕴藏了厚重的客家文化。2015年第六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分展场就选址在极具广东特色的围屋西埔新居,总策划杨勇以共享之屋的主题概念为索引,着力激发了这座位于龙岗中心城的传统民间建筑。

双年展介入前后的西埔



第六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以城市原点为主题,试图思考探究城市发展的基本问题:建造城市的最初意图和目标究竟为何?并希望从中找到重塑我们城市的未来的出发点。
共享之屋的概念植根于传统文化与城市化现状的时间性大跨度,无疑是对本届双年展基本问题的正面回答。
共享之屋穿插进了当代建筑的空间介入与改造实践、当代艺术展览、互动艺术活动、生活建筑工作坊、创客设计集群展示,以及为此地而创作的现代舞表演等等。
来自世界各地的建筑师和艺术家们与当地居民发生着互动与交流,共享由文化的对碰,互补,交融所带来的别样的体验,以及这个多元区域散发的别样魅力。
此次展览通过这些活动的介入,城市的既有痕迹与新生概念将在历史的维度中碰撞出新火花,让城市的不确定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

意识流小说家画像——原创多媒体现代舞


西埔村民为双年展开幕式准备在地美食


艺术介入精彩片段回顾



氙 建筑设计工作室(北京)《浮现不可见》

唐钰涵(湖北、北京)《串门》

02

城市共生

南头古城|当艺术照进古城


南头古城,又名新安故城,史书记载最早可以追寻到汉时,距今已有1730余年历史。与古城景点相配的是,南头的城中村。2017年第七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排除万难,将南头古城选为主展场,这场艺术的深层次介入,重塑了古城里的新文明,让南头古城重焕光彩,成为深圳网红打卡新地标。

第七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是12年来最困难的一届,展览以城中村为出发点。主展场选址深圳南头古城,以城市共生为主题探讨了中国在全球化背景下的城市发展模式,呼唤多元、包容、有活力的城市生态系统。在整个展览里,由上启艺术组织执行的艺术板块为公众带来了不同于建筑、都市板块的别样展览视角。


城中村展场不像往届的旧厂房展场,这里生活着各种各样鲜活的群体,“共生”是我们面临的挑战,如何通过更好的方式把握好展览和生活的关系成了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Marinella Senatore(米兰) x ESPZ(柏林)的《叙事舞蹈学校》开幕现场



因此,和往届展览不同,城市共生首次明确植入艺术板块,艺术本是人类表达情感和传达思想的语言之一,在艺术造城的内容里,艺术的语言和艺术的发声如同粘合剂般更好地联系起了城市的关系。城市共生展览以城市策展的方式为南头古城描绘全新的图景——一个面向世界和未来的共生范例。


本届双年展来自全球超过25个国家的两百多位参展人,带来融合建筑、艺术和设计的作品。由建筑”+“艺术组成的深双展从全新的角度促动着城市的进化。融合城市\建筑和当代艺术的世界|南方都市|村庄艺术造城三大板块,由此而生。


一系列展览空间的改造以及建筑、艺术作品与活动的介入为南头古城再生和城中村改造提供一次另类实验的契机,成为了渐进改善城市空间和提升城市生活品质的一项长期计划。

在深圳发展中,南头古城及其他一些城中村得以保留,彰显着深圳飞速发展过程中保有的非常人性化、草根的一面,这也成为想象今天及未来城市的启示。上启期待,未来的城市不光只有高楼大厦,自然成长、兴旺蓬勃的城市生态也能继续成为城市的组成部分。


 艺术介入精彩片段回顾

蔡荣基(香港)X 广煜 (上海)《大排档花牌》



犬吠工作室(日本) 《火焰美食家俱乐部》


尹秀珍(北京)《天际线》

上启艺术为南头古城出版的六期报纸:艺术项目《现场》

03

村市(是)厨房

盐田大梅沙村|城中村的新滋味


大梅沙村是深圳诸多城中村中的非典型代表。它紧邻深圳人气最旺的旅游景点大梅沙海滨公园,却一直不为大众所熟知。任海滨浴场上人头攒动,回到村里,大伯大婶依然悠闲地喝茶下棋种菜,自有一种安逸和舒适的姿态。2017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的盐田分展场选址于此,大梅沙村可能会因此有了新滋味”。
2017年第七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一共设立了五个分展场内容,在这五个分展场里面,盐田分展场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区域。它位于大梅沙村。南沙原创的刘珩作为建筑策展人,联合上启艺术的杨勇作为艺术策展人,选择盐田分展场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大梅沙村多年来被埋没在周边快速的城市化和旅游产业的发展中,成为附近产业外来工惟一能消费得起的衣食住行场所。我们通过建筑微改造的方式,将村内现有的零散空间梳理整合,并与生产方式统一起来,与村民的日常生活相结合进行创作和展览。双年展的大主题是城市共生,我们认为这种共生可以是观念上的共生关系,也可以是在物理空间上的。因此,在观念上,我们选择了村民最热衷于讨论的食物和烹饪的话题。

把盐田的大梅沙村(或者是更多的城中村)比喻成为厨房,因为它温暖的烟火气,它的历史村落样式,它在现代社会高速发展中的坚持与无奈;抑或因为它有着连接过去与未来不可替代的人文价值。


我们希望通过村市(是)厨房的分展场主题来实现城中村共生的在地实验。建筑师与艺术家配对共同探讨了未来城中村的一种崭新的更新可能性,并为盐田留下一种艺术生活方式的参考样板。
3号楼  张斌(上海)致正建筑工作室
4号楼 WutopiaLab
艺术的介入则作为另一个层面的实验,我们通过种植、烹调的行动进入村落的公共空间和建筑,以村市(是)厨房为主题,除了空间与食物生产外,我们结合了当地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创造装置、影像、互动的作品。



 艺术介入精彩片段回顾



香港知名饶舌歌手Masta Mic为双年展创作《食色》作为开幕演出


蒋国远&艺邦成(深圳)《烧燕》
宋冬(北京)《城中村中城》
梁曼琪(上海)《眼睛》

迁徙当代

盐田大梅沙村|进驻城中村的艺术孵化

2018年,村市(是)厨房之后,上启艺术继续受盐田区政府邀请,在盐田开启迁徙当代——深圳盐田国际艺术计划,试图通过为期两年的艺术家驻留项目继续为盐田大梅沙村进行艺术赋值。该艺术计划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艺术小组、学者等进驻盐田大梅沙村,在一定时间内感受体验这片区域,同时进行研究和创作。
一方面大梅沙村能为艺术家提供远离城市喧嚣的生活环境、与日常生活经验完全不同的驻地经验;另一方面这也是我们为大梅沙村、盐田乃至深圳东部带来艺术活力与文化发展的一种尝试。



鰲湖艺术村走访与沙龙

第一季的艺术家们在这次迁徙中,专注而系统化地创作,与当地民众深入交流,逐步融入大梅沙村这个滨海的社区。在接下去的季度,也将陆续有不同的艺术家进驻,每一间驻留的房子,都如同一个个的艺术孵化器,驻留期间的日常每一点每一滴,都能形成一种无形的艺术催化剂。大梅沙村的私人或公共空间,将孕育出艺术发展的新阶段。

 艺术介入精彩片段回顾

装置艺术工作坊——杨晓雅(北京)

“草叶造字”工作坊——叶志明(香港)

驻留展览现场:《竹笼》——萧昱(北京&深圳)

驻留展览现场:《南下》——武田哲(日本)

城中村是社区文化、城市活力的渊源,它是深圳在高速发展后还保有的过往。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间,在摩登时尚的八街九陌中,城中村似乎快渐渐被遗忘了。这不仅仅是深圳城中村曾经的处境,也象征着全球各大城市发展的问题——新与旧、发展与遗忘的矛盾。
为了解决上述城市文明与冲突的共存互融问题,上启艺术从2015年起开始对深圳城中村进行艺术介入,在西埔,我们溯源寻根,领略了极具广东文化特色的客家围屋的风采;趁热打铁,上启又一举推进2017年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落地南头古城,为古城带去了艺术新风;在盐田,温暖的烟火气带给我们城市新滋味,为了让艺术家更好的挖掘盐田的文化气质,我们推动了迁徙当代项目。
与在美术馆里办展览不一样,上启艺术把艺术实践和展览搬进了人们的居所——城中村,让艺术家们与深圳城中村里的特有在地文化发生奇妙的化学反应,从而枝生出众多鲜活的艺术表达形式,唤醒了城市生活中那些容易被我们遗忘的细节。
这一系列极具先锋性与前瞻性的艺术介入,挖掘了深圳城中村的潜力,为深圳城市发展与更新注入空间想象力、提供了创造力与新的可能性,为全球城市多元化发展提供了极具艺术价值的参考样板。
深圳的城市标语是——“来了,就是深圳人。这句话是有极大的城市包容性在的,它彰显了深圳的亲和力与多元化。而上启艺术所做的努力,正是在深圳的高速发展中维系及推动这种城市文化多元性为己任。